词媒体百科

广告

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不是"高杠杆"?

2018-06-15 18:35:34 本文行家:xuanyuab

周小川先生对中国金融市场现状的描述是正确的,他近期发表的“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这篇文章,更像是对近年来中国金融业畸形发展的一次全面检讨。但笔者特别想说的问题是:金融去杠杆切忌就事论事,否则杠杆会越去越高,金融风险会越防越大。美国就是典型案例。因为房地产次级债务抵押证券积累了巨量杠杆,所以美联储加息引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;之后,美国金融进入去杠杆过程,在大规模财政救助和QE过程中,美

周小川先生对中国金融市场现状的描述是正确的,他近期发表的“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这篇文章,更像是对近年来中国金融业畸形发展的一次全面检讨。但笔者特别想说的问题是:金融去杠杆切忌就事论事,否则杠杆会越去越高,金融风险会越防越大。

美国就是典型案例。因为房地产次级债务抵押证券积累了巨量杠杆,所以美联储加息引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;之后,美国金融进入去杠杆过程,在大规模财政救助和QE过程中,美国特别注重长期资本形成,不惜以“扭曲操作”向市场提供长期流动性,经过7年的努力,结果使美国货币乘数从危机前的8.93倍,降到2016年底的2.98倍,这是何等幅度的“去杠杆”?

但反观我们中国,多年“锁长放短”的货币操作,已经使中国的货币乘数从2010年的3.8倍附近一路上升到今年6月份的5.33倍。到今天为止,商业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平均只有1.9%的水平,而货币市场一年期shibor居然高达4.43%,中间250个基点的无风险套利空间。扭曲操作如此巨大的无风险套利空间,货币投机客当然要钻空子,用各色嵌套工具加杠杆以放大无风险收益。这难道不是各种金融乱象的源头?

举个例子。一座大殿(国家经济),过去有若干又粗又壮的大柱子(大型商业银行)撑着,然后有几道相对粗壮的房梁屋脊(债券、股票等资本市场),还有许许多多的檩条(中小金融机构)利用扭曲操作,整体建筑支撑很有层次(经济的金融支撑),显得非常结实。

后来,大殿(国家经济)的外观没变,但内部支撑结构(金融结构)发生了很大变化,大柱子(大型商业银行)越来越细,越来越撑不住房梁屋脊(资本市场),结果不得不靠越来越多的细木棍(各式各样的金融杠杆)去支撑。时间久了,我们会看,整个国家经济就是在靠着不断增加的金融杠杆支撑着(一大堆细木棍撑着大殿)。

一算账,现在所用木材总量(货币总量)远远超过以往。于是有人喊,货币太多了,杠杆太高了。但问题是,现在你敢不敢立即把这些细木棍去掉(去掉过高的金融杠杆)?没错,只要去掉这些细木棍,大殿一定摇摇欲坠。而且,你拆掉一根细木棍,如果威胁到大殿的安全,你可能需要补上去两根细木棍,这就是杠杆越去越高。

那怎么办?没别的办法,首先要加粗大柱子,让它有效而坚实地撑住房梁屋脊,然后才有可能拆除更多的细木棍。但现在的统计表明:今年商业银行老百姓储蓄存款流失6500多亿元,也就是说,中国经济的金融顶梁柱还在变细,这时候拆除细木棍(扭曲操作)意味着什么?不言而喻。

所以我们必须意识到,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不是“高杠杆”,而是导致杠杆不断上升的根本因素没有被清晰认知,这一点希望决策者们能有所关注。

分享:
标签: 扭曲操作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